席尔瓦先生

欢迎来到白银世界

天下坚城(下)

     西安有很多博物馆,这年头逛博物馆成为了一种新的性感,也是多年经济发展累积沉淀得到的产物,跟旅游业在中老爷年中普及一样,好坏暂时不做评价,至少这是一种大趋势,无人可以违逆它。

    所以西安历史博物馆里堆满了游客,哪怕是在端午假期过后的第一天,一大早领票的长队也是排到了门外一圈,大多数是学生,也有需要落座的老人,远道而来的旅人,旅行社在队伍里发小广告,大部分是散客的东西南北四线的拼团,这样的小纸片多半被人拿来扇风。我应该是赶上西安最炎热的一段时间的开端,夏至未至,烈阳高照,前一个晚上的暴雨洗涤了空气但是并没有遮蔽太阳,导致整个行程中都在和高温和暴晒挣扎。我新剪了到肩膀的头发,一度觉得自己的脖子被发尾太阳和汗水灼伤了。

     历史博物馆的展品非常好,我很喜欢赐给公主的金色博山香炉,还有秘色的盘子和描着仙鹤的铜镜,对于这类器皿的描述印象多半来自小时候看的幻想轻小说,怪力乱神的古代冒险故事,在华丽的长安幻夜里展开。这些东西虽然没给我很好的知识,但至少给了我不错的兴趣,让我在未来某个时空会打开通往这条路的大门。所以因为体力原因最终没去成西市也是有些遗憾,《长安幻夜》的男主角安碧城就在西式胡商聚集的地方开着一家小小的庭院店铺,波斯袄寺在傍晚金红色的落日下模糊了人间和其他时间的界限,他有一双异域风情的绿眼睛,沙金色的头发和永远讲不完的珍宝故事。虽然所有的网络评论上大唐西市都被描述为什么都没有,我也能感受到那里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应该也只有一片市井罢了。

      在大慈恩寺看见了世界真品贝叶经,在碑林看见了残片拼合只剩四件在国内的昭陵六骏,李渊坟前的石犀,李小孩墓里的墓志,庭院里的上马石和套马柱,还有大明宫埋在砂砾里的屋顶鱼尾和碎裂的栋梁。我相信一座城池的意志绝不仅仅是依靠古迹本身在存留,它一定还有别的方式,并衷心祈祷这样的方式不会为现代生活所浸染以致消失。

      如果有一个适当的时机我应该还会再前往这里。

评论
热度 ( 3 )

© 席尔瓦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