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尔瓦先生

欢迎来到白银世界

双城记(下)——上海

回上海大概有半年的时间,一切在磕磕碰碰总体还算平稳,没有因为买球衣资金链断裂付不起房租,也没有受到什么过不去的委屈,想想我的运气一直还算不错,或者说我的适应能力越来越好了。

我一直在等一个机会把这篇文章写完。今天去华山医院看病,我觉得是时候了。

————————————————————

有人在静安寺对面的2号线一号楼小下沉广场的前面拿萨克斯风吹《对面的姑娘看过来》,我一如既往的出错了口,在静安寺干净的围墙这头很配合的看过去,但是我什么也没看清,只有那声音异常清楚,很怀旧,他把主歌吹了两遍才开始吹副歌,我已经走过了寺庙准备过马路,今天中午上海的室外气温大约是零上六度。

静安寺只有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才有它通身的派头,城中之寺,金碧辉煌。在阴霾的天气里它看上去就在一排现代建筑里显得格格不入,无奈的遗世独立的孤寂感,墙上写着诸恶莫作,香客即使在工作日也络绎不绝。

有人调笑说在静安寺捐个门槛要多少钱,大概是很多的钱吧。

天下静安也不过是个美好的祝愿而已。

*

南浦大桥是连接浦江两岸的几座大桥之一。两年前我还在上海读书,对杨浦区有着疯狂的执着,从东方路打车回学校,司机问我是不是走大连路隧道,我想都没想说走杨浦大桥吧,其实当时我只知道杨浦大桥,杨浦大桥下来就离学校不远了,这是我唯一熟悉的事情。

当时打车是为了在大雨天里早点回学校查考研成绩,结果不出意外在桥上桥上堵得一塌糊涂,顺行的车的红色尾灯在雨幕中在道路中央汇成宽阔的光之河流,迎面驶来的车流亦然,是一条金色的河流。那场景安宁美丽,充满生机和疲倦感,是我见到过最震撼的场景之一。打回学校花了将近70块钱,司机给我抹了个零。我跳着跑回宿舍开电脑查成绩,于是有了之后在北京的两年。

两年前我多么坚定的要走,两年之后我又多么坚定的要回来,现在我有多么坚定的去模糊地试着相信“坚持比什么都重要”,大概坚定的就像当时只知道杨浦大桥所以只想走那一条路的心情。

南浦大桥是连接南码头和对面黄浦区的跨江大桥,南码头的左边是世博,右边是陆家嘴,如今世博和陆家嘴已经是我习惯的行政区域的说法了。桥的两头都有三层的环形上升通道,公交车一圈一圈转上去的时候又可以看见江桥建设的一派奇观,浦东多是高楼,浦西的小资情调还看不到,底下是冰冷的江水,两头有码头航线相连。在桥上既可以看到中华艺术宫,又可以看到东方明珠,还可以看到当年世博留下的高耸的大温度季,室外温度是绿色的几格,只有六度。

江水带给一个城市生机和活力,带来和带走它源源不绝积累的文化。横跨这样的河流仿佛在窥探生命的本源。

人类的伟大之处,正在它是一座桥而不是一个目的。

*

想到当年我想去北京的一个奇怪的理由居然是便利店很多,7-11很洋气,里面有九龙斋的罐装酸梅汤,组合寿司也很棒,我超喜欢酸梅汤。结果等我去了北京,7-11已经不卖酸梅汤了,我还在实习的时候吃厌了它中午的盒饭,只有土豆丝、茄子和西红柿炒鸡蛋来回换,金枪鱼蛋黄酱便当不错,鳗鱼饭平常我是不买的,太贵。吃便利店总感觉有种电视剧的感觉,我自己总感觉。

上海7-11很少,全家和罗森比较多,等到真正实现了匆忙上班的日子想起来自己那种仿佛生活在演电视剧的感觉还没退,我的全家积分卡估计有好多可以兑换了。现在我只是偶尔买个杂粮馒头,鱼丸、鱼豆腐和关东煮,对便当不再感兴趣,还是喜欢吃手卷和寿司,还有特别本土化的粢饭,那玩意是用糯米做的,吃了之后真的很有饱腹感,原来我喜欢在周末去校门口买新鲜的来当早午饭吃。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很多东西都错过了,再也不会回来。

*

如果有什么事情我没说,不是因为我忘了,有些事情不能说,却也不能忘。

有很多选择最后连向的结果是一种妥协也是一种冲突,是适应也是一种改变。有某些时候我觉得这座城市有一部分曾经属于我,然后我失去了对它节奏的感应,我抛弃了它。现在我回来了,再一次被它尖锐的气派搅得需要重新适应,直到我再次觉得它终将有一部分属于我,在我已经不需要被学校保护的时刻。

遗憾又怎样,不甘心又怎样,人类是一根系在兽与超人间的软索,一个选在深谷上的软索。往彼端去是危险的,停在半途是危险的,向后瞧望是危险的,战栗或不前进,都是危险的。

人类的可爱之处,正在他是一个过程与一个没落。

我是那些只知道为没落而生活的人。

评论

© 席尔瓦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