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尔瓦先生

欢迎来到白银世界

咖啡店之死


咖啡店之死

因为认识店主,所以昨天还看她在微信里玩点赞抽奖的游戏,中午也发了夏季果酒和午饭。所以下午私人号和咖啡店主号又发了一遍转让通知的时候有点猝不及防,为什么说“又”,是因为这家咖啡店在年初的时候转让过一次,店主和参股的老板自觉经营不善希望回收些资金,商场里的生意其实也日渐萧条,但是不知为何坚持下来了。五月我回家去的时候还尝出了他们换的新豆子,说实话之前的咖啡并不算很好,味道太淡,仿佛林黛玉吃的王熙凤的那茶一样,这次换的豆子有一股曼特宁的强烈香味,一杯冰拿铁下去,凉爽和香气都充满口腔,还尝了土豆泥披萨,朋友喝了时令果酒。一个下午什么都不干,最后还要了店主做的半成品植鞣皮手环,我请她帮我敲哈梅斯·R的字母,带回上海之后一直好生保养着,它现在已经变成了温柔的焦糖色,这就是植鞣皮的神奇之处。

今天这间咖啡店再次准备装让,那些木头的桌椅和棉花与药剂玻璃瓶饰品的好品味,以及店主漆上了店名的一只小小的三轮车也许很快就不复存在,咖啡店这种高于生存两层需求之上的消费品在三四线城市经营艰难,事实上全国的营商环境都在恶化,这样小小的奢侈店多少都开不过一年,但这家店大概凝固了几次老朋友的约见,那些惆怅的准备脱离学生时代的整个下午,和不知道前路在哪里的初期社会人的焦虑。五一节回家我点名要去咖啡店先坐,尝尝新品,好友姗姗来迟,带来了她爸爸轻度血栓已住院半个月的消息。如今她面对家人的疾病也比前两年告诉那个会在大学的梯形教室里哭泣的样子要成熟很多了,半月之后他们来上海治疗,因为紧张的床位而奔波劳神,我给家里打电话说要去看看他们,至今也未成行,也忘了继续问。

离五一回家不过两旬日子,咖啡店在遥远的故乡将要死亡,它曾成为大时代的一道浪潮,如今又化作一朵泡沫。

猫出现的时候,我相信内河已经死去。直到今日,我才完全相信哈梅斯和马德里的缘分已经走到了尽头,预兆又再次出现,所要做的不过是耐心等待。

评论
热度 ( 1 )

© 席尔瓦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