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尔瓦先生

欢迎来到白银世界

       发完邮件我觉得自己有种尘埃落定外加光芒散尽的感觉。这半周的事情多到我觉得两年的全部结果都挤在半个周里过完了。周五我和朋友去看海昏侯最后几天的展览,被金子闪的不要不要之后被中介告知唯二申请的两所学校同一天出了结果:京都大学在简短的手续和快速到两天过了我的AAO认证之后以没有导师接受拒绝了我,同时早稻田大学在跟教务纠缠到中途几乎放弃但后来面了个几乎改变我想法的面试之后发出了经济政治大学院全球五个名额的录取通知。我的直线目标其实是京都,最后轮到早稻田非常有诚意的给我了机会。到目前为止我的生命中这样交错的事故绵延不断。

       昨天中午意外收到了早稻田寄来的全部入学材料,它的录取通知粗糙的就像从打印机里拿下来的复印件,一点花纹都没有,听我吐槽的中介老师说”想想这张粗糙的纸多少人求而不得啊啊啊啊“,想想在某个小范围内我曾经好歹是全球top 5还有点安慰。其实我还在回想当时面试的时候那位说他要提“unpolite question”的那位教授最后对我说:“希望我们秋天能在东京见。“有那么一瞬间我都有点陷入了时光陷阱,我在一年前的冬天一个人在上野公园东照宫看娇贵的冬日牡丹,在保留着原子弹火苗的石碑前面看英文的注释哭泣。一年后的春天我在上海跟同学在街上红宝石买奶油小方,天要下雨,公务员局的人用她上海的手机在北京打电话到我带到上海的北京号码,她说:”希望我们上海见。“

    生命一定不是一条直线,它绕着一个旋转中心在转,绕来绕去风景相似,最终你需要去定下一个位置。那个决定是你今后人生的延展,它可能会带你离开一些你曾觉得一生珍惜的人,也会带来一些新的意想不到的奇遇。我十分庆幸二十多年来我遇到的事情都是甜美的感动。那些走进走出的生命给了我最美丽的相遇和话语,我们大多相互靠近,擦肩而过然后永不相见,然后靠一段不朽的记忆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爱那么短,遗忘那么长。

    看完海昏侯第二天我发高烧,在床上睡了十六个小时,根本爬不起来看皇马的欧冠决赛,第二天我醒来之后不早了,我就知道我们一定赢了。皇马又赢了,葡萄牙的国旗又要被我涂到指甲上了,要跟我一起做美甲画德国队国旗的姑娘已经不是同一个同学了,我又要毕业了。并且我终于想明白我要选的这条路再也不是跟过去的自己或者某些我选择的幻影赌气,哪怕之后道路塌陷陨落,我已然不会后悔现在的选择。

    所以我刚才写完邮件给早稻田的教授说明情况道歉。还得纠结昨天让我只睡了四个小时的一点点动画电影看法不一样造成的同人文设定引来的龃龉。弄完这个我只想去唱四个小时的歌,然后好好睡一觉。

    这一切终于过去了。我还有一场不大不小的告别要举行。


评论 ( 1 )
热度 ( 1 )

© 席尔瓦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